网站首页>>黄氏文化>>文化研究文化研究

兴义黄氏土司与黄草坝的开发

点击数:27372012-01-31 10:27:23 来源: 兴义市新闻中心 作者:黔/兴义/黄正书 时间:2011年07月25日 09:23:36

        我们脚下的这块土地,自古以来就是一块“宜居”的风水宝地。早在一万多年前,就在如今的猫猫洞、张口洞一带,留下了远古人类活动的足迹;2000年前后的秦汉时期,在今万屯至兴仁交乐一带,人烟辐辏,车水马龙;魏晋隋唐迄两宋时,也决非蛮荒一片,这以近些年考古发掘出的地下文物即为有力佐证。但令人遗憾的是,猫猫洞的“山猫”不会说话,张口洞虽大但其口却发不出声音;万屯汉墓和阿红考古发掘出的铜马车、古陶、古玉片等缄口不言,没有哪怕是片言只语的文字。
  从春秋战国、秦汉隋唐,一直到北宋南宋元朝时期,这一大段千数年的历史,在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兴义土地上,历经了多少风雨沧桑?上演过多少血与火的历史戏剧?什么牂牁国、夜郎国,尽管炒得沸沸扬扬,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至今仍无定论,仅凭文人们的猜想;什么汉兴县,附唐县,自杞国,也未留下一鳞半爪的依据,寻不到片言只语的记述。真是浑浑沌沌,迷迷茫茫,辨不清东西南北,说不出子午卯酉。感叹也好,扼腕也罢,兴义的这一大段历史,早已湮灭于无情的历史岁月之中。
  其实,真实的兴义,有文字记载的兴义,其历史仅有区区600余年而已。景双鼎率领的明朝大军开进黄草坝,才真正拉开了兴义文明史的序幕。
  景双鼎,江苏上元人。元朝末年从军,后投到朱无璋麾下。由于其“娴将略,骁勇善战”,与朱元璋南北征战,“以积功授光禄大夫,都督同知”,官阶已经很高了(从一品)。据《兴义府志》记载,洪武元年(1373年),“太祖(朱元璋)命鼎守广西泗城等二十四土州,以图进取云贵,且便宜从事,择地驻扎。双鼎受命,及自泗城攻取元之普安路,驻营于黄坪。”“后卒于黄坪,子孙遂家焉。”
  景双鼎于洪武十四年(1381年)从广西进军贵州,到了黄草坝就止步不前了,在今下五屯一带安营扎寨,并老死于此。其子孙也以此为家,不走了。
  景双鼎这样的大官,以及其子孙们,为什么在战后没有回到繁华富庶的江南故乡或京城南京,而甘愿落业于大西南这辽远荒僻的一隅?其中的原因今人不得而知。由于当年下五屯一带虽非不毛,毕竟仍处于蛮荒,其子孙后来陆续迁徙到当时黔西南地区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中心南笼,后来成为南笼的名门望族,子孙后代有官至江浙一带知县、知州、知府,直至京城翰林院编修的,有成为当时地方名人的,真是人才辈出,世泽绵延。
  拉开黄草坝文明史序幕的是景双鼎,但其对黄草坝的开发并无半点作为。在此长期经营、开发的,则是黄坪营黄氏土司。
  就在景双鼎驻军黄草坝的洪武十四年,朱元璋任命的征南大将军傅友德,率领30万大军“由辰、沅趋贵州,克普定、普安,降诸苗蛮”(《明史》卷129)。傅友德大军与景双鼎在黄草坝会合后,傅军又挺进云南,消灭了元朝的残余势力,于洪武十六年(1383年),傅友德任命其部下黄昱屯兵于黄草坝。
  景双鼎已驻军黄草坝,为什么傅友德又要黄昱在此屯兵?傅与景互不相属,但傅为征南大将军,职衔高于景;景双鼎的职责是管辖广西泗城(今凌云)24个土州,黄草坝非其辖区。
  黄昱是湖北武昌江夏县人,随傅友德征战云贵,累有战功,官至游击(从三品武官)。傅友德命其屯兵黄草坝,自有其长远的考虑。
  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普山土知府普旦与马乃酋长者哀,越州酋长阿资等起兵反明,攻陷普安府(今盘县)。黄昱此时已是年老多病,其长子黄光嵩28岁,正年轻气盛,奉傅友德之命,代替其父率兵参与平叛。在与者哀等少数民族酋长的战斗中非常卖力,表现突出,立有战功。洪武二十二年战争结束,朝廷论功行赏,黄光嵩得到白银300两,绢千匹的奖励,并被授以总兵衔。其部下也分别得到奖赏。
  明初总兵为虚衔,官阶虽高,但无品级,无定员。总镇一方的称镇守,独镇一方的称分守。遇有战争,总兵可佩将印带兵出征,但战事结束立即缴还。
  恰在这一年,黄昱以59岁病殁。朝廷追授其为镇南都督,赐予“黄平侯”封号。但这些都是虚职。当时正值国家多事之秋,朝廷正是用人之际,给逝者崇高的荣誉,目的是对生者的一种激励和安慰。黄昱长子黄光嵩被任命为黄坪营长,并世袭。
  明朝初期,云贵广大地压虽已被平定,但各地少数民族土司势力仍很强大,时不时要起兵反叛。为了加强边疆地区的防务,巩固朝廷统治,朱元璋采取屯垦戍边政策,将征战云贵的数十万大军大部分留在当地安营扎寨,以随时镇压意欲反叛的各族土司。因此,当时在贵州境内,从贵阳、安顺到黔西南一带,形成了许多的屯寨。黄草坝附近的这些屯寨,都是驻扎军队的营地。这些屯寨大都占踞于交通沿线关隘路口等战略要地,及田土肥沃、水源好的地区。
  除此以外的其余广大地区,大部分为少数民族聚居区,由土司统治。朝廷为便于管理,将土司辖区分为若干“营”。
  营本是军事机构。明初于京军设营,有所谓“五军营”、“三千营”、“十二团营”等诸多名目。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设立的营,属民兵性质,非正规军制,其职责是协助官军防守边境关隘。营兵均为当地少数民族,俗称土兵。营长为世袭,品秩无规定,略近于“千户”(五品衔)。实际上,少数民族地区的营长即为土司。
  “土司”一词,本是元明时期朝廷在西北、西南各少数民族聚居地区设置的官职,由各民族上层人物担任。据《黔南职方纪略》载,元代西南少数民族地区设的土官有总管、宣抚司、安抚司、长官司、土府、土州、土县凡七等。明代沿袭元代建制,但分得更细,除以上名称外,还有土同知、土通判、土推官、土州同、土州判、土县丞、土主簿、土巡检、土吏目等,其品秩从正五品到从九品不等。清朝又置有土舍、土守备、土弁、土目等,总称土官,其衙署皆称土司。
  明初,在黄草坝及其附近,除黄坪营外,还设有布雄营、捧乍营。黄坪营营长在明、清两代皆为黄姓世袭,其内部从未内讧,父死子袭,或兄终弟袭;而布雄营和捧乍营,其内部曾多次发生争斗,时而龙姓、陇姓,时而沙姓。该两营营长皆为彝族。
  黄坪营管辖黄草坝周围除各驻军军屯之外的村寨,相当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撤区建镇前原下五屯、乌沙、马岭三个大区的大部分,以及部分插花地,如马别、木陇、查白、者磨、松林、木求等,共115寨。这些自然村寨大部分为布依族聚居区;布雄营共131寨,辖区在撤区建镇前敬南、七舍大部分地区,及原下五屯、乌沙两区部分村寨;捧乍营58寨,辖区包括原捧乍、仓更、泥凼3个大区大部分地域。
  黄坪营所辖自然村寨虽不如布雄营多,土地面积也没有布雄、捧乍两营宽广,但辖区内有下五屯、坪东、丰塘、桔山、马岭、纳省等大田坝的肥田沃土,且水源充足,出产丰富,粮食产量较高。清乾隆初年时任贵州巡抚的满人爱必达,在其所撰《黔南识略》卷27之《兴义府·兴义县》一节中说:“其田土则近城之东坝(桔山)、长坝(下五屯)、泥溪坝三处,平畴无际,绿稼如云。黔省苦无水利,此则上引龙潭,下达巴皓河(南盘江),蓄泄以时,旱涝无忧,黔省水田之多无过于此者。至若包谷杂粮,则山头地角无处无之”。其他地方不能望其项背。因此,黄坪营与附近其它两个营相比,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之便;另一方面,黄坪营土司黄氏及所带兵丁,均来自两湖、江西、安徽、江浙等江南富庶之地,农耕文化发达。他们来到黄草坝,并分散到其辖区内的各个村寨,必然也带来先进的耕作技术。这对整个黄坪营及其周边地区的开发,不能不说具有典型的示范促进作用。
  经过黄氏土司及其治下各村寨10多代人200多年的惨淡经营,黄草坝地区的经济得以迅速发展。有明一代,黄坪营鹤立鸡群,成为当时普安州十二营长官司中最为富裕的地区,为清朝中期黄草坝建县奠定了扎实的经济基础。
  明末崇祯十一年(1638)秋,大旅行家徐霞客为了考察盘江源流来到黄草坝。他看到这里“人集颇盛”,不禁感慨道:“十二营以归顺(今属六枝)为首,而钱赋之数,则推黄草坝,土地之远,则推步雄焉。“他高瞻远瞩,认为黄草坝“其地田塍中辟(土地开发规范有序),道路四达,人民颇集,可建一县”。徐霞客一生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到达若干地方。在兴义建县前的160年,以此评价黄草坝,真可谓慧眼独具,绝无仅有。由此可见黄草坝在当时确实非同一般,这与黄氏土司在这块土地上数百年的苦心经营不无关系。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