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黄氏文化>>文化研究文化研究

《盘县彝语地名考》前言

点击数:27932012-03-12 19:34:13 来源: 贵州黄氏宗亲网-江夏文化研究会

 
 
地处黔西北乌蒙山南隅的盘县,山川奇秀,物产富饶,素有“滇黔锁钥”、“黔疆保障”和“金三角下的一颗明珠”之美誉。总面积4056平方公里,人口118万,世居着汉、彝、苗、布、白、回、水等27个少数民族。其中彝族人口近12万人,为盘县境内最早世居的土著民族。盘县彝语称“舍唑”或“哇碌库”,意为官者、主人或首领居住的冲邑城池。后来的盘县因盘江而得名,明初州治所在撒麻堡亦称撒麻铺即今之旧普安,距州城约三十里,继迁营盘山左,皆无城廓。据嘉靖《普安州志》载:普安按上世为羁縻之国,普安与水西夷族同宗共祖,皆出白默系。家住皮嫩博纪(今淤泥八纳山保基之谐音),做汉语说是叫普安州。普安的于矢部唐代即是爨蛮三十七部之一。《宇宙人文论》卷首:“漫游皮尼山”中记载:布不细濮吐珠液,系阿举史娄孙。即在唐大历之前,濮吐珠液的北盘江上游是德布氏“六祖”第五家支的部分后裔居住的地方;在唐大历以后至宋、元、明、清时,默部后裔阿旺惹龙氏土司家支势力逐渐强大,濮吐珠液上流均为“六祖”第六家支默部德施氏后裔居住的地方。据有关史料记载:彝族先民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从云南东蹝到贵州西部盘境居住,属盘境历史最为悠久的民族之一,至今县境85%以上的地方均为彝语命名,说明盘县境内居住的彝族历史源远流长,博大精深。
 
追溯历史,秦统一中国后,才开始在夜郎地设置郡县,盘县属牂牁郡的宛温县。汉武帝封大臣唐蒙为中郎将出使夜郎,后在贵州西部设置郡县。唐天宝七年,彝族默支系于矢部以其地(今盘县及黔西南州部分)皆归附彝族建立的南诏国。宋时,盘县彝族于矢部建立了自己政权——自杞国。元时,在训州地盘县彝族八纳部设置普安路,旋即改为普安路总管府,随后更为普安招讨司。至元十六年(1279年)改为宣慰司,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罢宣慰司,改置普安路,隶属于云南省曲靖宣慰司军民万户府。明代,设置普安卫并改普安路为普安府,开始在盘县彝族地区实行“土流分治”。旋升普安府为普安军民府。明洪武二十二年普安府土知府普旦不满其母任职与越州彝族阿资连兵造反,陷普安府,火毁府衙。明洪武二十三年平定普旦后罢府。普安安抚司治所从旧普安迁至盘县城关东。始置“土流并治”。遂改普安安抚司为普安州,设流官为知州,安抚使降为土判官。普旦弟者昌为贡宁安抚使,者昌故,子慈长袭。随即慈长被授予“普安府土知府”之职。永乐十三年,慈长谋占营长地,且强娶民妻为妾,命布政司孟骥接状。遂废普安安抚司,改为普安州,设流官知州,降土酋为土判官。州领九里十二营,九里处汉人,十二营处夷人,里有屯,营有寨,其十二营亦称“罗罗夷民十二部”,其营长均为八纳部彝族龙氏土司家支。时龙氏统治中心,明代在鲁土营,清初在善德营(今旧营),后特设簸箕营为其代办公务。康熙二十二年裁普安卫并入普安州。雍正五年升南笼厅为南笼府,以普安州改隶南笼府。嘉庆十四年(1809年)升普安州为普安直隶州,以兴义县隶焉。清光绪十六年改普安直隶州为普安直隶厅。后改称盘州厅,故普安直隶厅乃今之盘县之前身,非普安县也。民国二年(1913)改为盘县。1970年12月特区和县合并,称盘县特区。1999年盘县政府从城关镇搬迁红果新城,去“特区”复称盘县。解放前,辖6个区29个乡(镇),280个村,1958年成立25个人民公社,839个生产队。1984年全县分为13个区,4个镇,92个乡(含16个民族乡,其中有淤泥、苏座、鲁那、米妥、沙河、普古、文阁、银山、和中、坪地、大寨、11个彝族乡及猛者彝族水族乡、保基彝族苗族乡、舍烹苗族彝族乡)。1992年“撤区并乡建镇”,盘县为30个镇,6个乡,11个民族乡。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盘县现有彝族人口为贵州境内之最。据史籍记载盘县彝族先民系汉元鼎六年(公元116年)前后由滇入黔居住。唐、宋、元、明、清各个历史朝代,一直隶属于地方彝族统治政权。由于历史原因,古代彝族在黔西北地区一直处于地方政权的统治地位,因而现在的盘县境内有许许多多用汉语及其他民族语无法解释的山川、村寨等地名,但在彝语中却得到比较切合实际的解释,这种情况特别在盘北彝族居住比较集中的淤泥、松河、坪地、四格、鸡场坪五个彝族乡及普古彝族苗族乡、保基彝族苗族乡、羊场布依族白族苗族彝族乡、旧营白族彝族苗族乡、马场彝族苗族乡等地彝族聚居区境显得较为突出。因为居住在这些地方仍然说彝语东部方言的彝族人民对带有彝族地域文化特色的地名仍能切合实际的作出准确解释和说明。
然而,随着时光岁月的流逝和历史发展变迁更替,具有地方本土特色文化的彝语地名,由于一些熟知本民族文化的彝老、毕摩、艺人逐渐去世,彝族文化的传承、保护、开发、利用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冲击,许多昨日还鲜活存在的彝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正面临着快速消亡、流失。许多在历史上千百年流传的彝族古地名也随之音变、讹传,后人很难知其真正含义。因此对一部分彝语地名的解释,只能尽量做到从彝语、彝义及汉译、意译作解释,或从彝名、汉意两个方面作考释。但有一部分彝语地名,当地居住百年以上的彝族后裔们也只知其为彝地名,至于意义则不甚了解,已无从准确解释考证。我们只得尊重现实,竭尽全力抢救即将失传之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一些被讹传、音变、音转的彝语古地名,注明为彝语地名,以待今后考释其真正本源。由于近百年以来的历史是一个波澜曲折的大变革的一个世纪,许多彝族人尚记忆着现在改为明显的汉文化特色的地名,原先属彝地名,却不能道出“变化、音转、讹传”的来龙去脉,这些地名又无明显的彝语特色了,再也无法考释,只能暂留缺憾,逐步了解,正本清源罢了。但盘境彝族居住区的地名、山名、水名、寨名、大多先有彝名而后才有汉称,汉称皆由彝名翻译而来,有的译音,有的译义,有的半译音半译义、有的讹义。所以作好盘县彝族古地名学的研究考释工作,对进一步弄清彝族历史和彝族与其他民族的关系史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因为彝语地名命名来源均与古代彝族先民的历史活动心理特征、伦理道德、信仰习俗、地理环境等文化现象密切相关,它沉积着彝族先民在盘县这块神奇土地上的社会发展烙印。留传至今的彝语地名作为古代盘县彝族社会历史活动的留存,联接着彝族社会发展的历史脉博,蕴藏着深层的彝族历史文化丰富内涵,是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以作好彝语地名考,为补充完善盘县地名录资料,为构建彝区和谐社会和新农村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很有必要正本清源,作好彝语地名文化抢救保护工作
 
但我们在考释地名的重点多以1992年“建并撤”后的全县37个乡(镇)名和1984年——1992年间设置16个民族乡及部分散杂居彝族聚居村寨地名为重点,村级地名以1984年地名普查后为参考。考释的程序是列现在通行的地名在前,注明其为彝语地名(音或发音)或者彝地名意义在中,有涉及历史故事、神话传说、地名演变来源的尽量搜集整理解释其意义于后。村寨地名后设方括号“[   ]”将与本村寨周围的彝语地名罗列其中,并作适当的解释,且在后文中指明其是彝语地名的特征。对至今居住在彝族聚居、杂居村寨中的一部分彝族家支源流,谱牒作出考释,对彝族居住地方的古今的历史事件、名人轶事等进行搜集整理录入。村寨中有相邻的彝语地名者,单列方括号将该地名逐一列入解释。所采录现行通用地名,多以盘县1984年普查定案的《贵州省盘县特区地名录》为准,该《地名录》中对原先提及的部分彝族地名进行考释,并采录其中的一些释名正确者,对错讹者则加以考释辨析,以“建并撒”后的新乡(镇)名为顺依次考释。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盘县彝语地名考》工作得以如期顺利完成出版面世,系市人大副主任的金成良和盘县人大主任班福元二位领导的关心支持,感谢他们在百忙之中对考释工作的关注重视,以致于八方呼吁,多方落实编辑出版经费,促使盘县彝语地名考释工作善始善终,为抢救保护濒危的彝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了力所能及之事。同时欣慰这项盘县彝名考释工作始终得到县民宗局、县彝学会领导同志的支持帮助,通过一年的辛勤努力,这本彝名考书终与广大热爱彝族文化的同胞见面。在此,谨对在本书的编辑出版面临困难的时候给予无私支持赞助的各位领导、彝族企业家们表示最诚挚的感谢。由于考释水平有限和时间仓促,书中难免有粗疏漏误的地方,敬望读者批评指正。《盘县彝语地名考》编委会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