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黄氏文化>>名人传记名人传记

春申君黄歇传

点击数:29102012-03-24 22:15:31 来源: 贵州黄氏宗亲网-江夏文化研究会

         黄歇,字光明,号肃夫,生于新罗,楚国人,公元前262年任楚国宰相近30年封存春申君,为战国“七雄之首”、“四杰之列”与孟尝君、平原君和信陵君史称四公子。他与齐国孟尝君、赵国平原君和魏国信陵君一起,被称为天下四士,全都是炙手可热之人。

 
黄歇渊学博闻,初食于吴,先仕晋为大夫。魏、越、韩灭晋时,歇任湖广军务,定居鄂州府江夏县,晋亡后,黄歇仕楚襄王。楚王羡慕其外交才华,派驻秦国的使节,与楚太子一起在秦国为人质。当年,楚王病危,楚太子求归,秦相应侯范睢不准,只许他代表太子回国问疾。当时情势危急,郢都已有另立楚王的传言,秦国又随时可能加害于太子,他临危不惧,表现出了一个忠臣应有的品质。他与楚太子互换了衣服,让太子装扮成自己,先从城关出逃,然后自己去面见秦王,准备牺牲。秦王得知楚太子逃掉,勃然大怒,想把他立即剁成肉泥或烹成肉酱。秦相范睢和他毕竟喝过几次酒,受过一些礼,有些交情,关键时刻帮了他一下。范睢对秦王说,为人臣者,最想有机会身殉其主,好当忠臣,万万不可成全他们。  三个月后,楚王去世,太子登基。新王论功行赏,黄歇的多年追随和赤胆忠心总算有了回报。楚王命他为楚相,又封为春申君,赐淮北十二县。  春申君为相,深知秦国乃楚国之心腹大患。几十年来,秦国不断侵扰楚国,两国之间,争战无已,而楚国每战必败,每败必溃。六年前,秦将白起率几十万锐士,大破赵军于长平,一夜活埋了四十万赵卒。消息传到楚都,全国上下,无不心惊胆战,深感*。正是这位白将军,几年前,曾一举攻破楚国的郢都,吓得楚王落荒而逃。  为了抗秦,春申君行合纵之策,集六国大军,以楚王为号召,西出攻秦。兵一出函谷关,就被秦兵击溃。六国大军作鸟兽散,行动迅速,不到一日,便都不见了踪影。兵败之后,春申君只好对秦国实行怀柔政策,反复强调秦楚之间唇齿相依的友好邻邦关系。为了两国友谊,楚王一再迁都,由陈迁到钜阳,后来又迁到淮河以北的寿春,离秦国边境越来越远。像所有国际关系一样,国家相互间离得越远,关系也就越好。  攘外之后,春申君便开始安内。他一直在为一事心烦,此事既关于楚国的长治,也关于他自己的久安:那就是楚王无子。(楚考烈王无子,春申君患之,求妇人宜子者甚众,进之,卒无子。赵人李园持其妹欲进诸楚王,闻其不宜子,恐久无宠,乃求为春申君舍人。已而谒归,故失期而还。春申君问之,李园曰:齐王使人求臣之妹,与其使者饮,故失期。春申君曰:聘入乎?曰:未也。春申君遂纳之。既而有娠,李园使其妹说春申君曰:楚王贵幸君,虽兄弟不如也。今君相楚二十馀年而王无子,即百岁后将更立兄弟,彼亦各贵其故所亲,君又安得常保此宠乎!非徒然也,君贵,用事久,多失礼于王之兄弟,兄弟立,祸且及身矣。今妾有娠而人莫知,妾幸君未久,诚以君之重,进妾于王,王必幸之。妾赖天而有男,则是君之子为王也。楚国尽可得,孰与身临不测之祸哉!春申君大然之。乃出李园妹,谨舍而言诸楚王。王召入,幸之,遂生男,立为太子。

 
 

 
    李园妹为王后,李园亦贵用事,而恐春申君泄其语,阴养死士,欲杀春申君以灭口;国人颇有知之者。楚王病,硃英谓春申君曰:“世有无望之福,亦有无望之祸。今君处无望之世,事无望之主,安可以无无望之人乎!”春申君曰:“何谓无望之福?”曰:“君相楚二十馀年矣,虽名相国,其实王也。王今病,旦暮薨,薨而君相幼主,因而当国,王长而反政,不即遂南面称孤,此所谓无望之福也。”“何谓无望之祸?”曰:“李园不治国而君之仇也,不为兵而养死士之日久矣。王薨,李园必先入,据权而杀君以灭口,此所谓无望之祸也。”“何谓无望之人?”曰:“君置臣郎中,王薨,李园先入,臣为君杀之,此所谓无望之人也。”春申君曰:“足下置之。李园,弱人也,仆又

 
 

 
善之。且何至此!”硃英知言不用,惧而亡去。后十七日,楚王薨,李园果先入,伏死士于棘门之内。春申君入,死士侠刺之,投其首于棘门之外;于是使吏尽捕诛春申君之家。太子立,是为幽王。

 
 

 
    黄歇拥有谋士3000,手所握雄兵10万,秦相李斯当时为其门人,学习于会管,每天上午荀卿授课。课程仍按当年孔子设置,分为四门:德行、言语、政事和经典。李斯有兴趣的当然是政事,但弟子人门,第一年时只讲德行、言语,一年后才加授政事、经典。荀卿总说,君子需德才兼备,以德为主,故先要打好基础。李斯自然不敢争辩,修身的重要,他还没有忘记。其实,德行所修,就是每天背诵先贤的几段语录,然后练习三省。所谓三省,是一日三次反省自己,找出身上的一些缺点。这本来难不倒李斯,只是时间一提,老要在自己身上找出新的缺点,也并不容易,因为缺点不能重复,倒真是越找越少了。至于言语一课,主要是学《诗》。孔子说过:不学诗,何以言?李斯不太喜欢这种缠绵婉转、一咏三叹的东西,以为无关乎经国济世。只有硕鼠硕鼠,莫食我黍一诗,他感觉深刻,认为反映出了老鼠的本质。  下午是阅读时间,东西两边厢房里满架的竹简供弟子们随便测览。李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简牍,不免有些眼花统乱。他最爱读的是《书》。那一篇篇远古帝王的训谐、政令和告示,让他充满了敬畏。他常仿依其格式,揣摩其语气,拟写些公文,幻想着有一天,这些东西也能被飞马传递到各级郡县,供官吏们讨论学习;或者是高悬墙头,布告天下,让百姓攒头争睹。诸子之中,最让他折服的是商鞅,不仅仅因其变法的勇气,而且也在于其对民心的洞察。《商君书》中有言:民之性,饥而求食,劳而求快,苦则求乐,辱则求荣,生则计利,死则虑名。民之欲富贵也,盖棺而后止。若非如此体察下情,商鞅如何敢于变法呢?可叹的是,商鞅一生,得名得利,既富且贵,最后竟未得盖棺。

 
 

 
读简读累了,他便会抬头眺望窗外,一边望着远处夕阳辉映中的苍山,一边静静地想着心事,直到暮露隐山,瞑色人窗。

 
 

 
黄歇遗作:

 
 

 
少年初拜大常秋,半醉垂鞭见列侯。

 
 

 
马上抛鹰三世泽,袖中携剑五陵游。

 
 

 
宝箫金管迎归院,锦缫文童拥上楼。

 
 

 
昨向县中新买宅,碧峰青水对门流。

 
 

 
黄歇夫人李、姬、娥、官、田氏,共生十三子一女,子名:尚、高、辉、程、强、韶、虎、常、瑚、宗、朋、灞,女名:贵姑。贵姑削蕃女将军,统帅三军,战退北蕃。汉武帝赐金玉三百金,并封其马烈女。汉高祖封黄灞为开国大元帅,封其夫人李氏为“烈女夫人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